赵扬:应对全球工业链配置转变,中国可发挥哪些优势?

2022-12-25署名文章

工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焦点是分工和交易 。效率和宁静两大因素决定了全球规模内的分工和交易如何展开 。

中国的革新开放从海内和国际两方面提升了中国工业链效率 。革新,增进了中国的市场化和工业集聚,释放了经济效率 ?,推动中国加入全球工业链配置,加深与兴旺国家的相助,成为全球化的主导力量之一 。

  然而,当今世界泛起出逆全球化的迹象,全球工业链的配置面临从效率到宁静的转变 。为应对这一转变,中国可以发挥自身在经济和工业方面的新优势 。

规模优势

40多年前,中国制造业的优势主要是廉价劳动力,但现在的优势则是规模优势 。中国的规模优势体现在三方面 。

首先,中国已经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地形成了大规模的制造业工业集群 。这种工业链集聚的情况在世界其他地方并未几见,由此带来的集聚效应使得中国制造业遵循规模酬金递增,获得了很大的本钱优势 ;诹劾投Χ纬傻牡捅厩攀埔丫司哟我拔 。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连续增长,劳动收入也将连续上升,劳动本钱优势将进一步消退 。可是,中国制造业的本钱优势将由于规模经济而继续坚持 。因此,跨国公司将工业链迁出中国的主要制约因素并非出于劳动力本钱考量,而是一旦迁出中国后便无法享受工业集聚和规模经济所带来的低本钱 。

第二,中国已经形成巨大的市场规模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海内市场还很小,跨国公司进入中国时并不在意中国海内市场份额 。但随着经济生长,中国居民收入连续上升,中国的购置力也逐步显现出来,中国市场对跨国公司日益重要 。因此,那些严重依赖中国市场份额的企业将很难全面迁出中国,尤其是把中国作为终端市场的公司 。

第三,中国的规模优势还体现为人口规模 。以立异和人力资本为主导的新增长理论,都显示人口规模自己具有增进增长的作用 。其机制主要在于立异和人力资本积累的正外部性 。人口越多的经济体,所享受到的正外部性也就越大 。好比,立异人才很可能是凭据一定概率在人群中出生的 。人口多的国家,拥有的立异人才总数也越多,而立异人才是推动科学技术进步的直接力量,因此人口多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的时机就越大 。

并且,中国的规模经济优势仍有扩大的空间 。比照中国和美国的GDP空间漫衍发明,中国的经济中心都会单位面积上的GDP远小于美国的经济中心都会,故中国经济的集聚度相比美国仍有提升空间 。

节点优势

中国在当今全球经贸网络中已经居于重要的节点职位 。这种节点优势为中国在后WTO贸易体制下发挥贸易影响力提供了条件 。中国由于在全球经贸中的节点职位,拥有大宗的经贸同伴,因此在后WTO的双边即多边特惠贸易协定的时代,仍将成为全球经贸的少数几个主导力量之一 。

中国在全球贸易花样中的节点优势,也体现在中国在区域经济中的领导作用 。对中国与各国进出口的增加值进行剖析发明中国与东亚邻国之间的工业融合度较深,但与美国、欧洲的工业融合度较低 。

基于中国与亚洲邻国间深度融合的工业关系,中国应该充分利用与亚洲邻国的经贸联系,使之起到“粘合剂”的作用,在逆全球化的配景下,通过这些“粘合剂”国家与美国、欧洲维持须要的经贸关系,以尽可能减小逆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效率损失 。

数字经济和绿色转型的相对优势

未来可能的逆全球化的趋势,无法改变人类技术进步的配合趋势 。技术进步有种种偏向,可是恒久来看,保存两个明确的技术进步偏向:一个是数字技术,另一个是绿色转型 。中国在这两方面都有相应优势,并且可以与规模优势和节点优势相结合,继续提高自身经济效率 。由于中国的超大经济规模,中国在数字技术和绿色转型历程中,将享受丰富的收益,也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

数字技术同时降低了交易本钱和治理本钱,对横向分工(产品贸易为主)和笔直一体化(要素流动为主)都可能起到增进作用 。哪一种力量更大,需要看工业中整天职项的变革 。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数字技术会进一步降低信息本钱,扩大知识流传和人力资本积累的外部性,进而强化规模酬金递增的效应,这有利于中国这样的超大规模经济体 。

绿色转型,是人类为了维持须要的生存情况而选择的可连续能源使用政策 。绿色转型,自己是一项全球规模内的政府干预行为,无法通过市场运动自发实现,严重依赖世界各国政府的协同相助 。因此,绿色转型自己就是延缓甚至阻碍逆全球化的一个因素 。

健全的工业结构优势

规模经济的延伸是规模经济 。中国经济由于规模体量大,自然容纳了更多的工业和行业 。中国制造业笼罩了当今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产品 。这种笼罩广泛的工业结构,自己就为中国工业链供应链的宁静性提供了较高的包管 。

中国的工业结构不但全面,并且日益强健,众多工业已经实现了国产技术对兴旺国家技术的赶超 。好比家电、挖掘机、高铁、光伏、电动车等工业,国产技术生长较快,国产产品在较洪流平上实现对进口产品的替代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大面积乐成的国产替代,并非世界规模内的典范情况 。二战以后,不少生长中国家的国产替代战略均以失败告终 。工业技术生长乐成的经济,好比亚洲四小龙等,主要推行的是出口导向战略,通过国际市场取得技术升级和工业赶超 。中国上述工业的乐成赶超,很洪流平上要归功于巨大的海内市场 。

然而仍有一些工业,中国尚未实现进口替代和赶超,好比高端的机床、芯片等行业 。这些产品的市场用户特征更为庞大,同时产品要求的技术积累水平深,牵涉的面也更为广泛,包括科学原理、特种质料、加工工艺等 。需求和供应方面的庞大性,使得这些行业的技术进步需要政府与市场的协调相助,不但仅关于一个特定产品的开发应用,而是与之相关的立异体系 。只有建立和完善立异体系,才华从基础上解决这些行业实现赶超所需要的人才培养,基础研究和市场推广等问题 。(本篇为中新财经联合ca88公司推出的“大国强链”系列专栏文章之一)

 

本文作者为ca88研究院董事总经理赵扬 。文章在2022年12月25日刊载于《中国新闻网》 。